Long-distance diary 遠距離日記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 is a new course for Echo and I since 2021 May. so here I try to keep this visual diary to record it.

  • For Echo and Sylvia
  • Date May 2021-current
  • Type Comics, Graphic novel

About flour sack practice, simplification and style:
https://www.evernote.com/l/AR6m7KNDv7NFCYEQCpEQq8Kczzv9PeJFhIs

關於flour sack,簡化與風格:
https://www.evernote.com/l/AR6m7KNDv7NFCYEQCpEQq8Kczzv9PeJFhIs

最近家裡收到太多獼猴桃,吃的速度完全趕不上它熟的速度。每次走到廚房,就感覺它在召喚我「我不行了⋯⋯快點⋯⋯吃我⋯⋯」於是就不忍心去吃別的東西⋯⋯覺得自己變成了kiwi savior (現在臉是綠的)

About 「回籠覺/unprotected sleep」

About「開夜車/staying up late」

20220907 一人食
When having meal with the loved one, before stomach is full, the mind is fulfilled;
When having meal with the wrong one, after the stomach is full, the mind is still hungry;
If you couldn’t have it with the right one, it’s better to eat alone. Then at least the mind could synchronize with stomach.

和對的人一起吃飯,胃還沒有飽,心已經是滿滿的了;
和不對的人一起吃飯,胃袋裝滿了,心卻還是空的。(由此可能發展為情緒性進食)
所以如果無法和對的人吃飯,不如一人食,至少心和胃是同步的。

每次和你有矛盾,就好像在解一個由「雙方的自我保護機制」纏起來的結。
每個人的自我保護機制都那麼根深蒂固,所以我們總會傻傻地被相似的問題絆倒,陷在不同層面的情緒裡,聽不懂對方的語言。
雖然無法承諾「再也不會吵架」,但我會在每次爭吵後了解你多一點,了解「我們」多一點。
在「愛你的正確方式」這門課裡,進步多一點。

謝謝你今天陪著我解這個結。

For my lifetime friend migraine

獻給老朋友偏頭痛

The battle outfit (戰袍)

其實「不穿」才是戰袍⋯⋯

世界第一的傲嬌鳥

傲嬌鳥鳥 vs. 直球小精靈

20220621 「你曾把希望種在我心裡。
等它的根莖脈絡貫穿四肢百骸,卻要收回了」

20220617 when all the words are in vain

Got my (belated) driving license today. Now it’s my turn to drive for you on this long way ahead.

whenever I talk with you, the idea comes like flood

被不熟的人要求加微信時會有微妙的不適。想了想,大概類似「店裡的客人突然要求登門拜訪」吧。
於是整理了一下「不同媒介對自己來說是怎樣的空間」。

科三滿分過了,但和「自己練出來的」科二相比一點成就感也沒有。
唯一慶幸的是透過科三看透了某國駕考產業的本質。(其實並不想吐槽駕校⋯⋯駕校的工作人員很盡責,也無奈。我看不慣的是這個體系。)

科三與其說考車技,不如說考的是和副駕安全員的適配度——後視鏡,車距,轉彎時機,路邊標示都不需要你自己看,只需要在安全員「低於系統識別」的音量提示下及時減速加速轉彎變道掉頭而已。

你以為你是駕駛員?Nonono⋯⋯你只是安全員的工具人(or 加長義肢, whatever)而已,和設計師與修圖軟件的關係沒什麼差別。

科三明明考的是上路實踐(終於不用再受困於逼仄的練車場了,是不是很激動?工具人太天真了)可只有一天練車加一天模考而已,第三天就考試。

為什麼不讓學員自己練?
因為科三項目路程長,耗油大,成本高。比起讓學員慢慢培養車感,安全員隨行一路無微不至地用蚊子音提示,考過的概率和效率就高太多了。

這種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團體作弊結果就是一批一批paper driver畢業成為馬路殺手。

接下來就換你和交警打交道了。吃罰單出人命都不關駕校的事,駕校包考包過,功成身退。

膽小的我走出科三考場,想著「科四是理論不難,但之後自己上路了,副駕沒有提示怎麼辦?好怕怕。」

不用怕。
出門右轉就是專賣安全員的駕校旗艦店,各種語音任君選擇,優秀學員享八折。

科目二

一個深夜trauma

在街上看到有人穿蘿莉塔風,就覺得視線裡飄過一塊行走的草莓蛋糕(自動腦補「下妻物語」深田恭子)同理推論,JK風是飯糰,法式慵懶風是croissant⋯⋯ 那麼自己大概是咖啡吧
#一個吃貨的dress code觀察筆記

在矛盾產生的當下,我總會本能地拼命為自己辯解/澄清/講道理,但當你也有情緒的時候,這些話全都無法順利滲透到你心裡——即使都是正確的道理。好像憤怒和疲憊形成了一層薄膜,覆蓋在乾涸的地表,即使我拼命澆水,也一滴都滲不進去,而你只會覺得快要淹死了——這大概就是你所說消耗殆盡的窒息感吧。
所以我應該停下來,將時間歸還給你,靜靜等待薄膜消融,等待話語慢慢滲入乾涸的土壤。

「遇到喜歡的畫風會忍不住臨摹」的感覺,好像在美術館看到雕塑總會忍不住去觸碰。用指尖感受線條和體積的韻律,被喚醒或吞噬(趁保安不在的時候確實會這麼做,我是個不乖的觀眾⋯⋯)
僅僅是欣賞也不滿足,只有用筆尖走過相同的路,才能開始理解ta是如何思考的。感受ta的筆氣從筆尖逆流而上,融合進自己的血液。

full version in another folder: https://sylviacomics.com/projects/7228141

"If I hold the sword, I can't hold you."

金牌社畜養成記?

又是一個關於審核的腦洞

又是一個關於審核的腦洞

寫「Bodysitter」時的人格分裂:黑白sylvia

小學時作文都是爸爸改的,往往100字經過魔鬼瘦身就剩30字左右
看著辛辛苦苦碼的字被毫不留情刪掉就很心痛
這時候爸爸就會說:「寫文章最忌諱就是裹腳布,又臭又長。」
最近總會想到這句話

雖然早已決定舊書沒看完之前不買新的(買了但還沒看的書怎麼能叫舊書,太不尊重了喂)
但在喜歡的作者新書面前終究禁不住誘惑
背著書架,偷偷下單
心裡有種背著老婆出去幽會的
甜蜜的忐忑

破繭成蝶的指尖

A study of head-motion-pattern while reading

吵架後Echo說「懲罰你畫這個圖給我」,於是就有了這篇

「也許遠距離就是這樣吧。學習沈澱,學習將話語在等待的時間裡凝鍊到本質與無垢的狀態。再將它送給你。」

I will constantly melt when i don't receive her message...

named Echo's new guitar Elmtart

After the anesthetization

等待Echo手術結束和麻藥後甦醒的幾個小時恍若隔世...幸好初步病理報告是良性 ಥ_ಥ
好好睡一覺吧。醒來後,無論怎樣的風雨,都一起面對。

Every minute waiting for Echo to wake up from the fully anesthetisation surgery seemed to be one year ... fortunately the first stage pathological report showed that the tumour was benign.
So many things happened during the past few months and I couldn’t even describe them. But no matter that happens, we’ll face them together.